常为画家、诗人所赞美

2019-09-08 09:46

我轻轻推开门,走到院子里。瞧,那几只小麻雀多好玩呀!它们在树枝上跳来奔去,快活得很。麻雀的身子长得又娇小又灵巧,尾巴总是向上翘着,上下不停地摆动。它们的头上是一片烟色的翎毛,像盖了一小块方头巾,脖子上有一圈白色的毛,好像戴着银项圈,分外醒目。黑色的眼睛虽然不大,但是显得灵敏有神,眼珠子骨碌碌地来回转动;嘴巴里不时发出出叽叽啾啾的声音,好像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特别新鲜。

在赤日炎炎、百花盛开的季节,鹅妈妈又带领小鹅来到池塘里游泳。瞧,它们的身子像小船似地轻轻浮在水面上,两脚却像双桨在水里划行着。啊!它们游泳时多么有趣,你看,鹅的头和脖子深深地往水里扎,雪白的尾巴翘得高高的,像一条盛开的白荷花。鹅有时在水中拍打着双翅,好像要站起来走路;有时把头慢慢伸进池中,又迅速扬起脖子露出水面。这一伸一扬不时地引起我们哄堂大笑。它们在水里又是洗澡,又是撒欢,玩得开心极了。这时,自然地使我们想起了骆宾王写的一首诗:鹅,鹅,鹅,曲项向天歌。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

这只小八哥鸟是我的宝贝。它身上穿着黑色的大花胸前系着雪白雪白的围兜。圆圆的小脑袋上,长着尖尖的嘴巴两只金黄色的眼睛;滴溜溜地转个不停。它的翅膀张开的时候,像一把大黑扇子。平时它把翅膀收拢;用弯弯的爪子抓住木棍站着。小八哥的小尖嘴非常灵巧。我和爸爸已经教了它好几句话。可是,小八哥也常常瞎说,爸爸晚上下班回家,它却说:你早!引得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。画眉鸟的眼睛外面;有白色的圈,就像谁用巧手描绘出来的一样,那么美丽,那么动人!它的体形比啄木鸟小点;全身披着棕色的羽毛。它的嘴倒特别长,足有二三寸。那只灵巧的小爪总喜欢蹦来蹦去,可真讨人喜欢。

这只鸽子浑身雪白,两只眼睛呈琥珀色,黑色的瞳仁犹如胡椒粒熠熠发光。脑门上还翘着像凤头上的翎一样的绒毛,犹如一位白衣仙子。这就是白兰鸽,真是太美了那羽毛光泽雪亮;时而像白莲在水面上摇曳,时而像两只白色的精灵在烈焰般的霞光中翱翔。那悠悠的哨音就是一首美妙的抒情诗。

丹顶鹤体长一米二,身姿秀丽,修颈长脚,展姿作舞,引吭高歌,常为画家、诗人所赞美。每年三月,东北的坚冰还没解冻,丹顶鹤就不远万里地从越冬的长江流域结队飞回故乡。咯-咯-的鹤鸣给人们带来了春天的气息。回到故乡;丹顶鹤先把一年生的幼鹤赶出家门,这可以好好地锻炼小鹤,让它们独立地生活。鹤妈妈又要孵化小鹤了。鹤卵和幼鹤有时会受到猛兽的袭击,鹤群十分勇敢,敌人一到,它就突然跃起,引颈挺喙迎战来犯之敌,其骁勇连狐狸都害怕。每年十一月,丹顶鹤就要迁飞南方了。

太阳出来了,照在它黄橙橙的羽毛上,全身变得金灿灿的,简直像神话中的金翅鸟一样。在早晨清新的空气中,它高兴地叫起来,声音清脆悦耳,婉转动听,嘴下的羽毛一抖一抖的,尾巴还自由自在地摆动着。微风把它的羽毛吹乱了,它会用尖嘴去梳理,一直到梳得又光又齐。有时它故意把头浸到水缸里,再一抖,把水珠洒在自己身上,弄得自己像个落汤鸡一样。头痒了,还会用脚去抓或在木杆子上蹭,真惹人喜爱。

它头上的羽毛像深黄色的头巾,一双眼睛闪闪发光。眼睛周围有一道白色的羽毛,像是它的眉毛,使得它的眼睛显得格外有神。它的名字就是从这儿来的。一张小嘴是淡黄色的,尖尖的。背上的羽毛像深黄色的外衣。腹部的羽毛像件黄色的衬衫。尾部是黑色的,像一把半开的剪子,一双淡黄色的爪子紧紧抓住。树枝。它的鸣叫声清脆响亮,给人一种喜悦振奋的感觉。画眉鸟的整个身子显得小巧玲珑。

这两只鹦鹉长得相仿。羽毛呈黄、蓝、绿三种颜色,油亮亮的像是穿了一件丝绒小袄。脖子上有一圈米黄色的绒毛,像是戴着美丽的脖套。圆圆的脑袋上有一撮白色羽毛,配上那对像珍珠一样闪闪发亮的小眼晴,显得多么聪明伶俐啊!美中不足的是,它们的嘴巴像个小钩子,和它们那好看的样子不相称。

晴朗的日子里,到了这个钟点总有十多只麻雀飞落在庭院里。围着我撒下的米粒争食;它们不能像人和鸡那样,用两只脚走路,而是把那如铁丝般的细腿合在一起向前跳,用那可爱的小嘴啄着地上的米粒。啄了两三回之后,它们便扬起头一动不动,用那圆圆的小眼睛打量着四周。有时歪着脑袋,好像在倾听什么。就连小小的声音也不放过。

叔叔养了一对鸽子。我有空就去看它们;它们有时站在后园的栅栏上,一动也不动,就像石雕的一样,只有两只明亮的小眼晴骨碌碌地乱转。它们的羽毛是灰色的,泛着积云般的白光,远看就像披了一件银灰色的斗篷。颈边的一圈不是银灰色,而是发红光的羽毛,在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,随着它们脖子的转动,有时由暗红色变成绿色,还发出绿莹莹的光,远看就像戴了一条美丽而耀眼的项链。尖尖的短嘴巴上粘了两个象牙般的白块。两个大而有力的翅膀,像两把散开的黑缎扇子,飞翔时,两个翅膀上下拍动,在碧蓝的天空中,它们悠闲自在地翩然飞去。两个暗红色的爪子,紧紧地抓住木栅栏,保持着身体的平衡。它们的脚上还戴着一个金属环,上面刻着号码,那是在大规模放鸽时,为了辨认鸽子而戴的。

野八哥就是黑老鸦,它可精神呢。它滴溜溜转的眼珠,炯炯有神;配上那乌黑发亮的羽毛,像江洋大盗的披风;硬硬的嘴壳,是它锋利的刺刀;粗粗的脚掌,像一对铁爪一样。呱呱一叫,就像吹起了冲锋的号角。

燕子是一种秋去春来的候鸟。它那玲珑的小面孔上,嵌着一对俊俏的小眼晴,一张嫩黄的小嘴。它背上的毛乌黑发亮,像擦过油一样。它那乳白色的肚毛,显得格外漂亮。它飞行的时候,尾巴张开,像一把剪刀似的,飞行得又轻又快。